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会要闻>正文

【法律专家每日谈】疫情防控需加强谣言整治

疫情防控需加强谣言整治

 

曾春波

图片1.png 

曾春波,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三级高级检察官。

 

刑法是最严厉的法律惩治手段,对造谣者、传谣者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要综合运用行政、民事法律多种法律手段整治谣言,在法治轨道上推进疫情防控工作。

 

为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我国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包括每天发布疫情发展动态、防控工作进展,引发全国人民广泛关注,鼓劲、加油声音和捐资、出力等正能量行为此起彼伏。但是,一些网民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上发布、转发不实疫情消息,混淆视听;一些人则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有意编造虚假信息,散播疫情谣言,给疫情防控工作造成极大干扰。因此,国家在防疫同时,必须综合运用刑事、行政、民事法律措施整治造谣、传谣行为,重拳出击,以正视听。

一、公开信息  抢占言论传播高地

谣言止于智者,止于公开透明。如果事实真相得到及时公开、透明传播,谣言也就失去生存空间。当前,正是人民日益增长的信息知情权需要和政府落后的信息公开之间的矛盾导致了谣言的满天飞。因此,政府必须严格落实信息公开制度,依法及时主动发布疫情权威信息,保障和满足公众知情权。为此要做到:

一是主动公开。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已颁布实施十多年,对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作出了详细规定,早已为国人所知。象“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等这些法定范围内的信息应该依法公开、主动公开;本级政府“对政府信息不能确定是否可以公开时,应当依照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报有关主管部门或者同级保密工作部门确定”,不能对疫情隐瞒、拖延、掩饰,给谣言让出机会、让出空间二是内外有别公开。《条例》规定公开政府信息,不得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不得公开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这是向社会公开的禁止规定。但在我党和政府内,实行的是上级领导下级、党领导一切的体制,《条例》也规定有请示报告制度,因此一些疫情信息必须通过内部途径及时公开、上报,为上级机关科学决策、及时决策提供依据,不能因地方维稳等需要而不报或不如实报。三是联动公开。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网络时代,政府信息具有权威性和公信力,但在信息公开的方式和效率上都没有优势。因此,在公开疫情信息,尤其是对疫情谣言进行辟谣上,政府可以通过购买服务、邀请名人参与等方式依靠互联网企业,或借助网络大V力量,联动进行信息公开、辟谣,提高政府信息公开的效率与质量,与谣言比速度、比影响,以此挤压谣言、粉碎谣言。

二、加强监管  规范信息传播媒介

疫情牵动人心在这场疫情信息战中,主流媒体、互联网媒介通过大量正面报道,弘扬正气、传播正能量,澄清谬误、激浊扬清,发挥了主阵地作用。然而种种谣言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必须加强对提供社交媒体服务的互联网企业、平台的监管,纠正和避免其成为网络谣言传播的“主阵地”,尤其是要强化互联网企业、平台守法经营观念,增强自我监管责任,共同维护诚实守信、健康文明的网络环境。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众多互联网企业、平台在我国开展互联网信息传播,营利是其主要目的,但遵守我国新闻法律法规、互联网法律法规,既是法定义务,也是其社会责任。我国《网络安全法》第九条规定:网络运营者开展经营和服务活动,必须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尊重社会公德,遵守商业道德,诚实信用,履行网络安全保护义务,接受政府和社会的监督,承担社会责任。”作为网络运营者,互联网企业、平台对网络谣言的监管有着时间与技术上的先天优势,它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核实网络谣言,并能及时通过简捷而低成本的技术手段消除谣言。因此,对互联网企业、平台监管的重点应是督促其守法、履责,令其严防严控在本企业、平台进行谣言编造、传播;如其不履行法律义务和社会责任,放任个人微博、微信、QQ等自媒体借助其媒介、平台进行疫情谣言编造、传播的,必须依法严肃处理,可以责令整顿网络频道、封禁违规账号、停止内容更新等,以规范其经营和服务行为。

三、依法打击  震慑谣言传播人员

习近平总书记说: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编造、传播疫情误导公众、造成恐慌、扰乱社会秩序的,必须依法追究造谣者、传谣者的法律责任。2月10日,在已有谣言规制法律基础上,两高两部出台《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相当篇幅对造谣传谣行为进行了规制明确可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寻衅滋事罪,煽动分裂国家罪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等定罪处罚。

当然,刑法是最严厉的法律惩治手段,对造谣者、传谣者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还有行政、民事法律手段可用。因此,要综合运用多种法律手段整治谣言,在法治轨道上推进疫情防控工作。为此,一是要用足用好法律,增强整治实效性。对谣言规制,行政、刑事法律已有很多,《意见》也适时出台,惩治力度之严、之全面,令人瞩目。要根据谣言产生、传播情况及其社会危害程度,依法适用相应行政、刑事法律,并善用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认罪认罚、速裁程序等办案机制,实行执法信息、证据共享,依法提前介入引导取证,快侦快捕快诉快判,及时惩治疫情谣言违法犯罪,为坚决打赢疫情防控总体战阻击战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二是要准确适用法律,增强执法公信力。与平时相比,疫情期间造谣、传谣行为危害性更加严重,理应严惩疫情谣言犯罪但是,司法实践中还是要对疫情谣言的社会危害性加以区分,坚持罪刑法定、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和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准确适用法律予以惩治,不能因疫情就将谣言违法行为一律作为犯罪处理、一律从严处理。依法、精准、恰当处疫情谣言违法犯罪,让人民群众在每一宗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更能体现执法的权威性和公信力,避免产生新的执法不公谣言。三是要支持财产追偿,令疫情谣言者得不偿失。对因疫情谣言遭受人身、财产利益损失或者名誉权、荣誉权侵犯的,执法、司法机关应当鼓励公民、法人通过民事诉讼途径依法追偿,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公民、法人行使权利有困难的,执法、司法机关可以提供必要的法律援助,例如,检察机关可以支持起诉,符合公益诉讼范围的提出公益诉讼。加大罚金等财产刑适用力度,对严重干扰疫情防控的谣言违法行为探索实行惩罚性赔偿制度,让造谣、传谣者除承受行政或刑事处罚外,还要承担相应的财产惩罚,以更有效地打击疫情谣言违法犯罪,震慑潜在后来者。

四、宣传教育,强化依规传播意识

疫情谣言借助网络传播的飞快,使政府对疫情谣言的整治更加困难。因此必须大力加强法治宣传和普法教育,增强全民守法观念,尤其是要让广大网民充分认识到网络谣言的严重危害,将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当成一种习惯、一种责任、一种义务,自觉遵守网络安全法律法规,在自媒体中守法发言、谨慎传播。

如何更有效地达到此项宣传教育目的?一是要大力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公民国家认同。通过大力宣传、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实施公民道德建设工程,引导人民群众坚持共同的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在国家发生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与国家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对国家不幸、他人不幸感同身受,积极投身战“疫”,所能及为人民服务、为国家疫情防控大局服务;对政府防疫工作不足、存在问题理性看待,善意批评,而不是坐在键盘前“猛喷”,造谣生事,诋毁国家、诬陷政府二是要大力宣传法律法规,促进公民守法言论。发生重大疫情,要及时、重点普及《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和地方同类法规、规章(法律法规需要完善的地方应及时修改),以及规制谣言的有关法律和司法解释、案例,让人民群众了解疫情防治、突发公共事件的决策、处置程序,了解有关疫情信息的网络发言法律规定,在疫情防控中遵法守纪,令行禁止;在面对谣言这种“病毒”时,坚持理性判断,明辨是非,做到不盲从、不信谣、不传谣。三是要大力宣传联防联控,形成整治谣言合力。众人拾柴火焰高!要大力宣传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众志成城共同抗疫、造谣传谣人人喊打的生动事例、感人故事和真实案例,感染、鼓舞、教育、吸引公民、法人、互联网企业等社会力量积极参与防疫工作,联防联控整治疫情谣言,形成强大合力。例如,引导、借助媒体力量开设辟谣专题,发挥资源优势,普及卫生、防疫、法律等知识,帮助广大网识别谣言粉碎谣言;鼓励、倡导公民、法人踊跃控告、举报疫情谣言违法犯罪,对网络谣言,及时截屏、固定证据,并提交有权机关依法查处,让造谣者、传谣者无所遁形,以干净言论环境、清朗网络空间助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人民战争